热爱生命

2018-08-18 08:46

先生安静下的有所不为,却是另一种热烈的有所为,那就是积极创造性的工作。

人都要离开所处的位置,包括官位、学术地位、江湖地位以及生命在这个世界的方位,惟一有意义的事就是做好各种承前启后的工作,不留遗憾。

大师的内核是大爱。其安静与热烈是相辅相成的,水深愈静,静水深流,静静的流水下是滋润他人的热爱无声。

先生在《风风雨雨一百年》的回忆中,讲到一位有恩于他的宋校长。宋校长不过一中学校长,如同现在的一些人,上面有关系,到哪都吃得开,到哪也都带着自己的班底。校长夫人爱打牌,但季羡林从不参与,不走曲线。宋校长遂曰:羡林很安静。

他与丁聪一样,“人生六十才开始”,愈老愈激情满怀。用他的话说,中国正处于一个伟大的时代,花月正春风,当为时代而歌,焉能搁笔。所以,他写下一篇篇文章,想教给年轻人四个热爱:热爱祖国,热爱人类,热爱生命,热爱自然。以让“倥偬”的日子过细致一些:多一些典雅,少一些粗暴;多一些温柔,少一些莽撞。

善养浩然之气者,风云变幻前,处而不惊,“且看他,笑他,由他”。历经大难大病却愈通透愈明澈。“不煅炼,不挑食,不嘀咕”,是先生无为而治的人生之道。当然,这不是绝对的,不过是反映他一切顺其自然的秉性。不刻意追求中,世事觑之如无物,也就绝不会有学术不端、跑官要官之类。

那时的羡林年方弱冠,此后的70余年,一生都这么安静的走过。岁月跌宕起伏,他自淡然处之。“士不可以不弘毅”,在先生看来,中国知识分子所传承的文化中,一个是爱国,一个是气节。